<address id="vzdrx"></address>
<form id="vzdrx"></form>

          揚州網 > 

          “鄰家大叔”的 漆彩人生

          2022年05月 16日 09:26 | 來源: 揚州晚報 | 揚州網官方微博

          ■鄧杰

          2022年5月8日,揚州漆器大師張宇先生逝世,享年78歲。

          張宇,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揚州漆器髹飾技藝代表性傳承人。

          個頭不高,瘦弱的身子,嶙峋的手背,顏面和善,吐語之間夾著些方言。偶爾銜上一支細長的薄荷紙煙,卻不怎么吸。原來,大師是一個普通的“鄰家大叔”。

          可當談起漆藝,談起他的創作,談起人世間的一些事情,你一定要懂。如果發現你懂了,他的眼睛里會閃出一縷不易察覺的亮光來。

          ●國王的夢

          老城區,夾剪橋,爽齋。

          那是1983年正月的一天,小巷深處一個普通的市井院落。

          夜已很深了,瑞雪仍在空中飄著,不遠處依稀傳來正月里的爆竹聲。

          他盤桓在小小庭院,望著滿天飛舞的雪,望著院內那棵枇杷樹,望著雪花兒輕輕落在樹的枝葉上。

          參加全國工藝美術首屆百花獎評比的日子越來越近了,領導早已下達了任務,如何能夠不負重托拿出最好的作品參評呢?這些日子,張宇陷入了深深的焦慮之中,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忽然,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如夢如幻的情境。那烏黑的天空,正如烏黑透亮的屏風漆面,深邃而幽然,那曼舞的雪花仿佛正在演繹一段古老的神話故事。

          柳毅傳書!一個書生與龍女的故事!對!就是它!

          冬日雪寒,坐擁爽齋,藝術的氣息在靜靜流動,筆墨紙硯,書臺桌椅,也仿佛有了靈性。圖稿出來了,一幅完整的淡彩工筆與寫意的融合。精心選取了“龍宮餞別”場景,構成一個開放的龍宮,洞庭君,錢塘君,蝦兵蟹將,嵯峨怪石,珊瑚海草。書生與龍女依依作別,作為主體安排在右上偏中位置,以取得整個畫面的視覺焦點,上方為龍王寶座,右上角宮女呈飛翔的姿勢,與左下角起舞的宮女呼應。

          黃云母鑲嵌,蟠龍神柱,海底玉麒麟,淡綠色的海螺制成寶燈閃閃發光,肌理斑駁的鮑魚貝殼制成各樣寶物奇珍,極細的點螺發絲組成異彩四射的光芒,一個個仙凡人物栩栩如生,撲朔迷離的魚蝦蟹貝在水中款款游蕩。全國工藝百花獎的評委們驚嘆不已,一道黑漆屏風,一道平磨螺鈿工藝,成為他藝術人生的第一道里程碑。

          作品獲獎后不久,劉海粟先生見了大為贊賞,“好作品,畫風筆法源于宋代李公麟,這樣的年輕人現在不多了!”先生臨上車又忽然折身回來問道:“你的薪水若何?”“七八十塊?!睆S長搶著回答。其實,一半還不到!對年輕的工藝師來說,還有什么比藝術創作所帶來的快感更為珍貴嗎? 

          他只顧沉浸在古老工藝的國度里,美美地做著一個“國王”的夢……

          ●漫漫長路

          張宇既有天分,又有家學淵源。父親張曙生是一位晚清詩人,祖上家道敗落后以文為生。耳濡目染加之耳提面命,弟兄三個在書香熏陶下,從小植下了堅實的文學之根,孕育了靈動的藝術之魂。詩詞歌賦,石印字畫,化作汩汩清泉在他幼小的心靈空間緩緩流淌。藝術的創造源于感覺,美妙的藝術感覺源自天分。

          當然,靈性還需依賴勤奮,有靈性而不用功亦是枉然。所幸者,初中未能畢業而迫于生計的他就進了合作社,那是1958年,那年他16歲。先是玉石,后是漆藝,各樣工序都經歷了嚴格的訓練。玉雕師傅丁永仁的手把手傳教,選材、開料、雕琢、打磨;漆藝師傅梁國海的悉心培養……年輕的張宇游弋在漆器工藝的王國,一步一個腳印地成長著。

          此時,著名畫家姜璧先生被聘請到了合作社擔任設計師,張宇得以師從姜先生學習繪畫,這為他步入漆藝設計的領域打開了一扇天窗。先生帶著他公園素描湖邊作畫,帶著他江邊登山遠望寫生。一壺水,幾只饅頭;一支筆,無數冊頁。先生信佛,又帶著他走進廟宇佛堂向高僧方丈取經問禪,帶著他細細領會佛家精神與漆藝髹飾的內在融合……幸運的是,他參加了由先生主持為人民大會堂專門創作大型玉石鑲嵌壁掛《喜鵲登梅》《和平頌》的全過程。

          他是一個幸運兒,他沒有辜負前輩們的教誨,他用最好的方式向世人證明,用最好的作品向師傅致意。20世紀80年代后期數年里,他又捧回了一個個獎杯。點螺圓盤《伎樂天》、平磨螺鈿座屏《歌舞升平》、彩漆平嵌地屏《春風十里》、點螺臺屏《白蝶圖》,連續四次獲得百花獎,被行內戲稱為“得獎專業戶”。

          榮譽加身之后,他仍懂得如何繼續走路。

          1985年是張宇藝術人生的一個重要節點,他決然卸下榮譽輕裝上陣。在盧明康先生的推薦下,他走進了中央工藝美院,坐在了中國藝術高等學府的課堂,聆聽葉淺予、張仃、吳冠中等大師們的授教。整整一年的時間,如饑似渴,會心暢神。

          從小接受深厚的家學濡染,在廠里虔誠地向師傅學習,在北京得到頂級大師的指點,此時的張宇,內在學養、技藝功夫與藝術靈性開始融匯于一爐,悄悄發生漸進式的飛躍,他開始了對漆藝傳統的繼承與創新的思考。

          為了更好地了解和掌握古代漆藝,張宇一行三人專程來到湖南馬王堆,兩千多年前的漆器技藝是那么的精美,他們馬不停蹄地大量描摹,獲得了許多一手資料。不久,揚州的妾莫書漢墓也出土了一批漢代漆器,與馬王堆的粗獷相比,這些漆器非常細致,案幾、奩盒、圓盤共十多件,他們精心復制了兩套,一套留在揚州博物館,一套廠里保存。

          ●靈感一現

          張宇進入了漆藝創作的高峰期。做過無數的訂制作品,這類任務型創作張宇也從不敷衍。

          香港回歸那年,我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向揚州漆器廠訂做一道接待廳的大型漆藝壁畫,要求不考慮山水花鳥人物,也不必政治符號類的形象,但要有香港回歸的寓意。張宇和他的徒弟們經過反復研究,先是找到定位“落葉歸根”,由此又考慮以大樹為畫面主體。先后排除了銀杏、榕樹、松樹等等,最后選擇以頂天立地“黃帝手植柏”為主體的古柏樹林,林間奔跑著八只小鹿,飛翔著十六只仙鶴。漆黑的底色,綠色的樹和白色的小鹿和仙鶴。簡約樸實,又典雅大氣,受到了極高的評價。

          一個靜謐的秋夜,明月當空。身處千里之外的張宇,忽然想起家里的一對兒女和含辛茹苦的妻子,不禁感慨系之,便作詞一首以遙寄相思:晚風急,古槐影弄西廂月,西廂月,玉壺光轉星河如雪。一院清波浮落葉,半窗燈影人未歇,人未歇,片時秋夢,相思情切。

          好一個“片時秋夢,相思情切”?!暗溉碎L久,千里共嬋娟?!边@是天下人的普遍情思和共同祝愿。就是在這樣的意緒和情境里,他的眼前開始漸漸浮現出一幅蘇子月下吟誦《水調歌頭》的畫面。

          兩個月后,他帶著畫稿回到揚州廠里,在同仁們的協同努力下,一道濃厚古意與現代風格結合的平磨螺鈿掛屏《千里共嬋娟》誕生了。主體形象用刻漆表現“乘風歸去”的蘇東坡,下方用螺鈿表現“蘇子把酒問天”“兄弟依依惜別”“三人興游赤壁”場景。作品風格端莊而飄逸,刻漆與點螺技藝精湛。這是一款性靈之作,翌年獲得全國首屆漆器展優秀作品獎。

          還有一件曾引起業內震動的作品,可以稱得上是張宇漆藝的一個扛鼎之作。

          那是1988年,廠領導決定以長江為主題創造一對雕漆大花瓶,由張宇擔綱設計。

          于是,有了歷時一個多月的巴蜀采風之行,過九寨,游黃龍,訪杜甫草堂。登荊州,覽三峽,閱大足石刻,萬里長江的形神風貌已是了然于胸。搜盡奇峰打腹稿,萬里風云俯仰間,一幅長兩米八、高一米六的江天畫卷在張宇的筆下終于完成了。

          把平面設計圖遷移到大花瓶的胚胎上,又要根據花瓶的形狀變化而巧妙設置江水云樹和亭臺樓塔,調整大小、完善比例,做到遠近平衡,高低得當,錯落有致,充實而空靈。然后光漆450層,歷時半年多。雕刻的精致程度也是決定成敗的關鍵因素,因為胎體雕刻不能糾錯,既要精微細致,層次分明,又要自然流暢,唯有極熟練的手上功夫和一絲不茍的態度。

          一對挑戰心智與時空博弈的大制作誕生了,通體透紅沉著,江山氣勢恢宏,風格端莊典雅,集北方之雄和南方之秀于一體。劉海粟大師揮筆題名:“江天一覽”。作品榮獲全國工藝美術百花獎一等獎,被中央電視臺譽為“中華之最”,轟動域內。

          十余年前,揚州北端的漕河故道邊。張宇叫上他的同伴來到這里,想尋找一個契合他內心想象的造型。無數的原石隨意安放在水岸兩邊,靜默,又像在等待。找到了,找到它了,就在水邊,亂石之中。

          根據原先的構想,就是用漆藝的方法做出山籽雕的效果。依著這方原石的本來形制,張宇因材施藝,細心繪制出一幅立體的水墨山水。選取“淝水之戰”里的一個場景“東山對弈”,主體人物置于偏右中心,謝安從容與友人樹下對弈,四面崇山峻嶺,老松古柏,飛瀑流泉,不遠處的棧橋上有前方兵士傳來捷報。安之若素的人物與靈動的山水意境渾為一體,讓經典人物故事得以永恒,其構思之高妙引人入勝。

          一個極富創造性的剔紅山籽雕《東山對弈圖》誕生了,成為那年杭州“西博會”的視覺焦點,專家評委一致推舉為金獎。

          這里還得做個插敘,這件寶貝被人看中了,用高價買走了。張宇不無遺憾地問廠長:“一百萬?”“還多!”“你高興了,我傷心了!”廠長到底沒有告訴他賣了多少錢。在張宇心里,這件難得的創新作品是有價的更是無價的。

          ●家有賢內

          張宇大師的命好,從藝路上遇到很多貴人的指教和扶持,以文為生的父親張曙生,玉雕師傅丁永仁,漆藝師傅梁國海,著名設計師姜璧,繪畫大師劉海粟、葉淺予、張仃、吳冠中等等,還有他的同仁藝友們,他的徒弟們。他總是念叨他們的好。

          還有一位也是他經常掛在嘴上的人,賢良又能干的妻子陳美華。

          他倆差不多先后進廠學徒,經人介紹后開始談戀愛。張宇為人寬厚、訥于言辭,夫人則是心直口快。

          “你們家條件不好,我們家也困難?!?/p>

          “是!”

          “我們家姊妹多,我又是家中老大,每個月要貼補家里一半的工資?!?/p>

          “是!”

          “那我們就在一起過吧!”

          “好!”

          能干的夫人不僅孝敬公婆,拉扯一對兒女,還親自動手砌磚翻瓦將老屋重新翻修一遍。

          丈夫不善言辭,上班時常常忽略招呼同事,夫人忙著為他解釋:“他就是個癡,整天想他的設計,撞到電線桿都不知道呢?!?/p>

          丈夫喜歡關山月的畫,尤其喜歡他畫的鐵梅。書店新來了一套關山月的畫冊,350元,好幾個月的工資呢。第二天,夫人悄悄把它買了回來。

          丈夫設計《柳毅傳書》時,龍宮的蝦兵蟹將難以把握,夫人專門去菜場買回來活蹦亂跳的蝦和新鮮的螃蟹,讓丈夫臨摹寫生。

          丈夫繪制觀音像時,常常會把夫人的腳捧在手心里仔細端詳反復揣摩畫出形與神。

          夫人待人慷慨,總愛幫襯鄰居老人和殘疾人,從不計較名利,頗有些俠氣。丈夫退休被廠里返聘后,有了較多的自由空間,便有私人作坊請他出山做活兒,夫人總是攔頭回絕。說:“我們還是廠里的人?!?/p>

          其實,夫人不僅是他生活上的賢內助,還是他事業上的好幫手。夫人靈巧手藝好,肯吃苦。十年前,夫婦倆一道成功恢復了寶螺鑲嵌傳統工藝。

          寶螺鑲嵌工藝具有極高的藝術表現力,但工藝復雜,要求高,難度大,上世紀80年代后就不再做了。夫婦倆帶領一班人,選料、下料、開紋、鑲嵌、磨光,攻克了一道道技術難關。單看這螺片,薄如蟬翼、小如針尖、細若秋毫,制作功夫十分了得。再把這些色彩天然的夜光螺、珍珠貝、石決明等材料,根據形象設計再一點點切割細細地鑲嵌種植,又是一番硬功夫。難怪許多絕活兒秘不外傳,有的已被國家列為對外保密工藝。

          于是,有了這些看家本領,有了張宇的精心設計,一個個美輪美奐的上品佳作陸續誕生了。

          臺屏《蝶舞金秋》、地屏《龍騰鳳舞》《古韻春風》、掛屏《四季芬芳》等佳作,一片吉祥如意好風光,都曾因精湛的工藝獲得國家和地方性會展的各類獎項。

          原來,大師成功的背后有一位不動聲色的賢能夫人。 



          責任編輯: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老汉瓜棚嗯啊用力

          <address id="vzdrx"></address>
          <form id="vzdrx"></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