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vzdrx"></address>
<form id="vzdrx"></form>

          揚州網 > 

          《朱自清的朋友圈》一書出版 引起廣泛關注

          2022年05月 12日 09:53 | 來源: 揚州晚報 | 揚州網官方微博


          編者按

              《朱自清的朋友圈》一書由中國出版集團研究出版社出版,引起廣泛關注。當代著名散文家、魯迅文學獎評委梁衡題寫書名,著名學者、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高遠東,朱自清嫡孫、揚州市文化研究所所長朱小濤分別作序。今天,文化+,特邀該書作者、傳記作家夏明亮,帶領我們一同解密朱自清先生的“朋友圈”。

          正如北京大學高遠東教授在《朱自清的朋友圈》一書序文中所說:“朱自清先生并非如魯迅、胡適、郭沫若、徐志摩等社交生活活躍的人物,在一般印象中,他交往較多的不是北大讀書時的同學,以及白馬湖時期春暉中學教書的同事,就是長期在清華大學、西南聯大任教時職業相處的師生,其人脈就是其從生存環境‘天擇’的結果,幾乎不存在任何主觀能動的構造?!钡摃耙怨P為鏡頭進行環顧,在時代社會的廣闊時空,在生命之成長、事業之展開、使命之完成等環節廣闊展現朱自清的社會關系?!笔崂砹?5位人物與朱自清的交往,次第呈現出朱自清生命、文學與學術事業之展開,如一幅幅活動的畫廊,勾勒出朱自清人生的春夏秋冬。

          至愛至真親緣情

          朱自清愛家庭,愛親人,這種愛,出于他的本性,雖有大時代變革帶來的印痕,但依然是保持一生的本色。在經典散文《背影》背后,因父子新舊觀念之間的沖突,他與父親之間一度陷入僵局,但最終兒子以一篇《背影》冰釋前嫌,父子親情更加濃郁?!侗秤啊芬灿纱吮蛔u為“天地間第一等至情文學”。

          朱自清與妻子武鐘謙之間的愛情,在民國文人愛情中更是一個特殊的范本。那個時代,封建傳統下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釀成了諸多人間悲劇,但朱自清與武鐘謙卻是那個時代難得的“遇見”,他們沒有虛幻的風花雪月,沒有浪漫的花前月下,有的只是如綿綿春雨般的點點滴滴,沁潤著那個時代苦澀灰暗的日常。武鐘謙為朱自清營造了一個溫馨的家庭港灣,讓朱自清感覺到“外邊雖老是冬天,家里卻老是春天?!痹谥熳郧逡簧奈恼吕?,《擇偶記》《兒女》《笑的歷史》《冬天》《荷塘月色》《一封信》,他一次又一次用淡淡的語句,表達著與武鐘謙“相從十余載,耿耿一心存”的不渝深情。

          朱自清與第二任妻子陳竹隱之間的“愛如荷風,情如潭水”,與胞弟朱物華之間的手足情深,對長子朱邁先的諄諄教誨和常年分離的牽掛,都詮釋著朱自清時時處處的至情至真。

          敬重平視師長情

          朱自清對師長當然是敬重的,但更是一種作為學者的平視的態度。由于性格的原因,他對師長不像許多人那樣特別的親近,而是在敬重中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如魯迅是他的遠親,兩人曾經在一起吃過飯,卻沒有深入的交流。他對魯迅很多作品“百讀不厭”,也高度評價過魯迅對中國新文學的獨特貢獻,但正如一名學者所說:他們二人同是新文學陣營中的戰友,但并不親密;對社會的黑暗同仇敵愾,但并不聯手。

          胡適是朱自清在北大讀書時的老師,朱自清不僅是胡適倡導的新文化運動的追隨者,而且也是民國年代胡適研究的重要學者之一。胡適對朱自清也很欣賞器重。朱自清英年早逝,在朱自清的追悼會上,胡適一口一個“佩弦”痛心的呼喚,更是令人動容。

          白馬湖畔文友情

          在浙江白馬湖畔春暉中學任教的日子,被朱自清稱為是其“一生中難得的愜意時光”。在這個“有詩有畫的學術環境”里,他幸運地結緣了豐子愷、朱光潛、劉延陵、匡互生等幾位年齡相近、情趣相投的青年同道和文友,他們朝夕相處,情感彌篤,度過了一段既暢快又充實的詩意生活。其中,彼此之間相知之深、在文學和藝術上交往最為密切的,當數豐子愷。

          豐子愷倡導“美的教育”,朱自清倡導“有信仰的教育”,兩人在教育理念上相互欣賞;朱自清欣賞豐子愷充滿童心童趣詩意盎然的漫畫,為《子愷漫畫》作序;豐子愷愛讀朱自清感情真摯、清新質樸的文章,為朱自清散文集《背影》作插圖;兩人還不約而同,作同題散文《春》《兒女》。兩人都有多篇散文被收錄中小學國文課本。這樣的交誼,真可謂知音知己了。

          學術交誼君子情

          朱自清大半生在清華大學、西南聯大任教,與民國年代諸多第一流學者作家如馮友蘭、吳宓、聞一多、朱光潛、鄭振鐸、俞平伯、王力、沈從文、梁思成等多有交集。這里,著重介紹一位與朱自清并稱為“清華雙清”的浦江清。

          這二人都是江蘇同鄉,又幾乎在同時入職清華,在清華中文系共事長達二十多年,是清華中文系成長壯大的重要參與者,也是其滄桑歷史的見證者。兩人不僅在學術上互相激賞,在工作中互相支持,在閑暇互相詩詞唱和,甚至還互相關心對方的戀愛婚姻,可謂親密無間。朱自清臨終前,特地委托浦江清代理自己擔任的清華大學中文系主任。朱自清病逝后,浦江清不顧孱弱之軀,依然承擔起主編《朱自清文集》《朱自清全集》的重任。1947年年終,浦江清與朱自清一起,在《抗議美國扶日政策并拒絕領取美援面粉宣言》《反內戰宣言》上簽了字。與朱自清一樣,浦江清也是因數十年的刻苦用功和戰亂環境,積勞成疾,英年早逝。朱自清活了50歲,臨終前體重不到40公斤,浦江清活了53歲,臨終前體重不到45公斤。

          桃李芬芳師生情

          朱自清在中學和大學執教近30年,教過的學生難以計數,有作為者也不在少數。與其交往密切的有曹聚仁、馮雪峰、余冠英、李健吾、李長之、汪曾祺等。朱自清對待學生,嚴肅認真,嚴格要求,又會對自己喜愛的學生給予別有特色的關愛與欣賞。

          如揚州籍學者余冠英與朱自清先是師生,后是同事,兩人在一起切磋學問二十余年,超越了一般的師生關系,結下了亦師亦友的真摯感情。朱自清從北京大學畢業不久在江蘇省立八中任教時就教過余冠英。后來余冠英進入清華大學中文系讀書,再續師生緣分。朱自清喜歡余冠英刻苦鉆研、勤于創作的精神,贊賞其正直為人的性格,并在清華周刊上為余冠英寫了一篇小傳,稱其是“狷者之流”,即性情正直、不肯同流合污的人,“外溫然無圭角而內頗有所守”,還說其為文是“理勝于辭”。余冠英看后笑著對朱自清說:“別人也正是這樣評論你的??!”朱自清聽后也笑了。余冠英后來以研究屈原和中國古典文學而著稱于世,在一次給清華大學學生講課時,他飽蘸深情地說:“我的恩師朱自清先生就像屈原一樣,道德和文章都是第一流的。如果沒有朱自清先生對我的教育培養,我是不會有今天的成就的……”

          喜怒哀樂百姓情

          朱自清也有蕓蕓眾生一樣喜怒哀樂的情感。

          抗戰時期,朱自清的妻子陳竹隱帶著孩子在物價相對較低的成都居住,朱自清只是在假期回到成都與家人團聚。在成都,陳竹隱又遇到了中學同學劉云波,這時她在成都軍校醫院婦產科擔任主任。朱自清、陳竹隱和幾個孩子都到她的醫院里看過病,她知道朱家的經濟窘況,從來不收一分錢,而且總是用最好的藥,給予最好的治療。

          最讓朱自清難忘和感動的是,1944年春,四川流行麻疹,朱家三個孩子都傳染上了,很快地,3歲的小女兒轉成了可怕的猩紅熱,兩個10歲左右的兒子轉成了肺炎。陳竹隱心急如焚,朱自清遠在昆明鞭長莫及,在危急情勢下,劉云波成了朱家的主心骨。在她的殷殷照拂之下,眼看命垂一線的小女兒又活蹦亂跳了,兩個兒子也健康痊愈了。同樣是在這一年的夏秋之際,在揚州的二女兒朱逖先患上了斑疹傷寒,22歲的大姑娘不到兩日竟撒手人寰。兩相對比,朱自清覺得,小女兒真是憑空撿了一條命啊。

          朱自清思前顧后,想了很多,面對劉云波這位朱家的貴人,他的感激之情難以言表。他反復斟酌,撰寫了一副對聯贈予劉云波:“生死人而肉白骨,保赤子如拯斯民?!焙髞?,朱自清又撰寫了一篇樸實真摯的散文《劉云波女醫師》,發表于當時重慶的《人物》雜志。對這樣的恩人,朱自清無以為報,只能用“秀才人情紙一張”來表達自己心底里的感激之情。         

          夏明亮撰稿 


          責任編輯: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老汉瓜棚嗯啊用力

          <address id="vzdrx"></address>
          <form id="vzdrx"></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