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vzdrx"></address>
<form id="vzdrx"></form>

          揚州網 > 

          《揚州印記》即將出版問世

          2022年05月 12日 09:52 | 來源: 揚州晚報 | 揚州網官方微博

          王虎華

          經過團隊一年多勞作,作為“大運河地名叢書”開篇之作的《揚州印記》即將出版問世。這本由王克勝任主編、劉俊和我任副主編的著作,是一本通過地名講述大運河與揚州歷史的人文讀物。在該書面世前夕,我接受了南京一家媒體的訪談——

          問:王老師您好!您是研究揚州及揚州文化的專家,也出版過不少與揚州相關的著作,如《揚州鹽商遺跡》《揚州瘦西湖》《揚州城池變遷》《揚州運河世界遺產》等。與同類型圖書相比,能否談談《揚州印記》的不同或創新?

          答:我對你所例舉的這一類書,有個昵稱,叫做“揚字號”。在我近三十年的文史職業生涯中,在這方面確實花費了不少時間和精力?!皳P字號”其實就是揚州文化專題系列,它們從不同角度或側面闡釋揚州文化。這本《揚州印記》最顯著的創意和特點,就是從地名文化和大運河文化這兩個學科的密切關聯出發,設法將二者打通、嫁接和融合,循著地名的線索,尋找它們在大運河歷史上的源頭,通過對大運河文化這一豐富礦藏的挖掘,串聯出一個個“揚州故事”。

          著名思想家顧炎武主張“經世致用”,是指學問必須有益于國事。文化書籍的推廣普及,是一個重要課題。既要忠于史實,不能戲說,又要像白居易寫詩那樣,盡量用大眾化的語言,通俗易懂,爭取盡可能多的受眾,以達到廣泛宣介的目的,《揚州印記》在這方面作了探索與努力。

          問:《揚州印記》一書涵蓋了與千年大運河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200個地名以及蘊含其間的無數史實、掌故、異聞、傳說、故事,如此浩大的文化考據類工程,又是如何被作者們巧妙地通過講運河故事、揚州故事而文圖并茂地呈現出來的?您可否舉例說明?

          答:當初擬定編寫方案時,我就提出一要嚴格選材,即按“大運河與揚州地名”這一主線搭建構架,緊扣“大運河”與“揚州地名”兩者關系取舍素材,寧缺勿濫;二要真實可信,選取揚州境內與大運河有密切關系的地名,準確解讀,并挖掘其中的文化內涵、史實軼事、掌故傳說等,強調嚴格區別正史、野史與傳說,言之有據,杜絕臆造和附會。這兩條在本書編撰中始終得到了遵循和呈現。

          揚州是大運河的濫觴之地,是中國唯一與大運河同生共長的城市,這是運河與地名關系中最典型的范例。而《揚州印記》本身的意義并不在于宏大敘事,而旨在以小見大,知微見著。尤其是要讓讀者從那些習以為常的地名中,發現揚州與大運河的關系,從而恍然大悟,所謂益人神智。我想舉兩個人們最熟悉而又最可能有疑問的例子。

          一個是瘦西湖??隙〞胁簧偃苏f,瘦西湖與作為大運河地名未免牽強附會。其實不然。瘦西湖既是揚州歷史古城的重要組成部分,又是這一變遷的重要見證者。如今瘦西湖的水域,既包括唐代揚州及其以前的部分城壕,又包括城池縮小后的宋城部分城壕,還包括明清揚州城的部分城壕。揚州城與古運河同生共長,作為揚州城水系重要部分的瘦西湖,通過多條河道與大運河相連,始終與大運河保持水源相通,成為大運河的支流。它是由大運河水系和不同時代的城壕連綴而成的帶狀區域,也是大運河上獨特的文化景觀。因此,在大運河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同時,瘦西湖成為這一世界遺產項目的遺產點,可謂實至名歸。

          另一個是文昌閣。有人會說,文昌閣和大運河有什么關系?是否生拉硬扯?其實,這座雄偉壯觀的樓閣原本是建在一座橋上,這座橋如今就靜悄悄地隱藏在地下。此處唐代有一條南北向的官河,明代弘治年間在河上建了一座橋,名叫文津橋,又在橋上建造了揚州府學的魁星樓——文昌閣。而官河,正是唐代穿揚州城而過的運河!運河繞城而過是后來的事。在跨運河的文津橋上建造的文昌閣,豈不是與大運河的關系太密切了!

          事實上,我們始終依據大運河、地名、揚州三個關鍵詞,對條目和內容嚴格篩選。在一再論證的過程中,有些已經成文的內容,也被毫不留情地刪除了。與此同時,反倒增添了幾個必不可少的條目。

          問:作為作者之一,您最希望讀者能從《揚州印記》中讀到什么?或者說,讀過此書的人,會對揚州有什么不一樣的直接改觀?

          答:首先我希望讀者能讀出,揚州是名不虛傳的大運河原點城市。揚州向有“虛子”的諢名,但愿讀此書能作些“正名”,當然這是玩笑話。水有源頭樹有根。如果把大運河比喻成一棵深根柢固的大樹,那么揚州大地上的眾多河流、湖泊、城鎮、村莊,以及與之相連結的堰埭、堤壩、碼頭、水閘、船閘、水柜(庫)、渡口、橋梁、纖道、糧倉、關卡、城門、街巷、道路、會館、寺廟等等,便是它展開的茂盛枝椏。尋根問祖,揚州的諸多地名都源于大運河。再放大了看,如果沒有大運河,中國歷史是無法想象的。大運河作為多座城市的母親河,又使得《揚州印記》的意義有了廣大的發散空間。

          其次我希望讀者能讀出,揚州是一個值得一去的奇跡般的城市。愿更多的人,循著大運河水,穿越2500年時空隧道,來到這座歷經戰火而不滅、屢遭屠戮而不亡的生命力超強的古城。在車馬勞頓的唐代,詩仙李白居然七八次來到揚州,簡直令人難以相信。大運河催生了海量的地名,也串聯了海量的人物。然而就我所知,無論國內國外,沒來過揚州的,或者雖然來過卻對它不甚了解的,還大有人在。我希望人們讀了這本書,生發拔腿就走,去這個傳說中的美麗城市看一看、住一住的沖動。當然,不只是在煙花三月,而且請記得,來時最好帶上一本圖文并茂的《揚州印記》。

          作者簡介:

          長期擔任文史資料編輯,曾任揚州市政協文史委主任近20年,主編及撰著書籍多種。業余從事文學創作,兼任揚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有作品集《良宵》。 



          責任編輯: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老汉瓜棚嗯啊用力

          <address id="vzdrx"></address>
          <form id="vzdrx"></form>